毛海瑞,温州大包的老板娘。她对杭州吃货说,自己一儿一女吃饭、上学都是靠这家包子店支撑过来的。现如今女儿已结婚生子,儿子也大学毕业了。除了供养孩子,就是靠着这家包子店,10来年时间,毛海瑞还先后在温州、杭州攒钱买下了三套房子。

“温州大包”的老板娘毛海瑞。黄葆青 摄

 

  在杭州,你记忆中大排长队的最好吃的生煎包在哪里?是在刀茅巷?新塘路?还是电信巷?其实,这仨原本就是一家店——温州大包。

  这家店先后搬了三次,开到哪儿就火到哪儿。现在搬到了和东路的和睦新村,又火了。

  用吃货的话说,他们家的生煎——个大肉足,底焦汁美,女生吃三个管饱。店门口每天都挤着赶着上班的年轻人,还有出来买菜的老年人,生煎一出锅,马上就被抢空了……

  毛海瑞,温州大包的老板娘。她对杭州吃货说,自己一儿一女吃饭、上学都是靠这家包子店支撑过来的。现如今女儿已结婚生子,儿子也大学毕业了。除了供养孩子,就是靠着这家包子店,10来年时间,毛海瑞还先后在温州、杭州攒钱买下了三套房子。

  曾在温州开了十来年 就在万岁里小区楼下

  今年48岁的毛海瑞,来自温州文成,从16岁开始跟着母亲学做温州大包,这个从外婆那传下来的手艺,她一做就是32年。

  她今年48岁了,人长得瘦瘦的,一头利落的短发,讲起话来不疾不徐的。她告诉杭州吃货,自己家里三代做温州大包,祖传的馅料配方已有上百年的历史。以前,店里除了肉包,还卖肉包、菜包、梅干菜包,包子个头大料足。如今,新店主打生煎包,汁美底脆肉多,很受大家欢迎。

  “你现在在哪里呀?我刚刚从店里回家。”昨日下午4点,当毛海瑞接到记者电话时,第一反应是又有老顾客找她预订包子。习惯了每天生意不断,从凌晨5点到晚上8点,15个小时连轴转的她告诉记者,辛苦是辛苦,但祖传的手艺得到那么多客人的认可也很快乐。

  “以前在温州开了十来年,就在万岁里小区楼下,那一片的住户都很喜欢吃我做的包子。”毛海瑞至今还觉得挺舍不得,在一家人搬去杭州后,温州老店因为没人接手只能忍痛关掉,“给朋友打理过一小段时间,但他们也没心思做就不做了”。

  除了在温州和杭州,上海、宁波也都有过毛海瑞做包子的身影,而几经辗转都是为了让两个孩子能得到更好的教育,“我们俩每天都起早摸黑做生意,陪孩子少,女儿7岁就学着自己做饭给弟弟吃,所以总想给他们最好的”。最终也是顺应女儿的喜好,2006年左右一家人决定定居杭州。如今女儿已结婚生子,儿子也已大学毕业2年,都有自己的工作。

  无论到哪,毛海瑞一直坚持开自家的“温州大包”,“杭州、上海那些有名要排队的包子店我都去吃过,都找不到我们这种味道。”这样一份自信和执着,也征服了不少吃货。靠着开包子店,毛海瑞夫妻十多年来在温州、杭州总共买下4套房子,“也不是搞什么房地产,你也知道我们温州人嘛,就是想留给孩子”。她2000年在上海花20万买的房子,因为女儿不愿去上海,已经卖掉。未来,毛海瑞打算在杭州市中心买套小房子给自己养老。

  一个大包利润才2毛钱 需要比别人多卖几小时

  作为地地道道的温州人,毛海瑞有自己的一套生意法则:用心做口碑,坚决不将就。

  “少赚一点钱没关系,砸掉牌子就亏大了,我是要做细水长流的生意。”尽管看着瘦弱,但在包子品质的把控上,毛海瑞绝对是很“霸道”的。在她的店里,所有东西都不准过夜,每天都必须卖最新鲜最好的东西给顾客,生煎包做好后放的时间久了就要倒掉,如果有人私自拿去卖,就要扣工资。这些规定连丈夫和亲弟弟也不能马虎应付。

  毛海瑞对原料的精细,更是下足了本钱。就拿做包子的肉馅来说,她从不买现成的绞肉,必须是亲自挑选的大块整肉,她说只有这样才健康卫生,也不需要过多调味品去处理;选的面粉也比一般人家买的贵出近一倍;生煎包的油用完一次就倒掉,绝不反复利用……对细节的坚持,让她的成本比同类的包子铺高出不少。虽然近两年物价涨了,但毛海瑞的包子却依旧实惠,大包1.5元一个,豆沙包1元一个,煎包8毛一个、1.5元两个。

  “做的是小本生意,赚的是辛苦钱。”毛海瑞说,单个大包利润才2毛钱,因为赚得不多,所以别人家卖到上午10点就收摊,她就多卖几个小时,薄利多销,一天也能赚回来。价廉物美更是让她的店“一枝独秀”,毛海瑞印象很深刻,以前旁边有家“狗不理”,生意很一般,后来学她改卖生煎包,客人还是宁愿在她这排半小时的队,最后无奈结业。

  即使店铺因为拆迁、到期等原因搬过三回,但无论是刀茅巷、新塘路、电信巷,还是如今的和睦新村内,她的店开到哪火到哪,不少老顾客还会特地开车来买。有些顾客怕买不到现成的,还会事先电话预订好数量、时间,再来取。毛海瑞的手机里,光是老顾客的电话就有好几百个。2012年店铺从新塘路搬至电信巷时,一位家住钱江新城、76岁的浙大退休教师找不到她家的店,甚至还求助过媒体,一直被引为美谈。

  “以前也想过每天限量卖,让自己轻松点,但很多老顾客大老远跑来,买不到的话感觉对不住人家。”毛海瑞对一直关照自己生意的客人们,都心怀感激。